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莎乐美之吻—皓紫

莎乐美之吻,刹那的永恒

 
 
 

日志

 
 

榕城街头乞丐日增 乞丐管理遭遇权力真空(组图)  

2004-12-23 13:41:37|  分类: 新闻与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榕城街头乞丐日增 乞丐管理遭遇权力真空(图) 1 ::商都信息港::


  带小孩出门占地盘

榕城街头乞丐日增 乞丐管理遭遇权力真空(图) 2 ::商都信息港::


  准备让小孩行乞

榕城街头乞丐日增 乞丐管理遭遇权力真空(图) 3 ::商都信息港::



  大人离去小孩行乞
榕城街头乞丐日增 乞丐管理遭遇权力真空(图) 4 ::商都信息港::



  一双幼童闹市乞讨

  近来榕城街头的乞丐,似乎越来越多,在东街口工作的李小姐最近就有点烦: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总有不少的乞讨者挡着她的路,从车站到工作的某电信商场不足两百米,纠缠她的乞讨者居然有十几个,而且是天天如此,乞丐怎么越来越多了?有类似困惑的不止李小姐一个,连日来,记者就榕城街头的乞丐问题进行了调查。

  乞丐自述

  最高日收入2000多港币

  在东街口天桥上看到乞丐老黄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是他一只残疾的左臂,在他前面放着一张“祝好人一路平安”等字样的纸片,上面压着五六个硬币,一个放钱的钵盂盛满了零钱。

  老黄说,他的残臂是20多岁时在一食品厂被机器轧残的。磨蹭多次,老黄向记者讲述了目前在榕的状况,以及他过去行乞各地的“业绩”。老黄告诉记者,他一般早上6点多钟就到东街口一带占位置,晚上十一二点再回住的地方,晚上住10元一晚的旅社,一天收入大约有60元,每日花销在20元左右,每天“工作”时间是十一二个小时。

  老黄断断续续介绍说:“我刚到福州,从厦门过来,投洽会的时候因为有外宾,厦门会抓,所以那段时间厦门街头看不到讨钱的。最火的时候在黄金周,10月2日,我在鼓浪屿要钱有280多块,10月1日也有两百出头。”

  “我讨钱的经历有一年多了,经常四处游荡,在北京日收入一百多一点,但现在人太多,而且是首都,影响形象,有人抓。曾经到香港讨钱,在深圳坐货车过去,日收入2000多港元,但往往呆不长,警察抓得很厉害。”

  “我家里还有老母亲,还有哥哥、妹妹,我在外面讨钱的事情都不敢对他们说。我每年回去一次,有时过年都不回去,趁着过年赚钱。在这之前也做过别的事情,闲呆在家里面没多久,就又出来讨钱。有的讨钱讨了一百多万你信不信?”

  临走,老黄拿起一个面值10元的台币递给记者说:“留个纪念,这些都是在鼓浪屿讨钱时台湾人给的,用不了,这一路上我都送给朋友了。”

  部门声音

  乞丐管理出现真空

  昨日,记者问东街口一个乞丐:“有人管你们吗?”他回答:“没有,警察和城管在面前也不会管,刚才我坐在下面,一个交通协管员说下面是主要干道,让我到天桥上面来。以前乞讨人员被收进收容遣送站后,会被送往原籍,现在都不会了。”

  目前,究竟什么部门可以对街头泛滥的乞讨人员进行有效管理?福州市城市管理执法局市容处明确表示,他们目前并没有得到授权,无法对乞丐进行管理。福州市市容管理委员会也同样表示:“在管理城市乞丐方面,我们现在并没有什么有效手段。”

  “大街上随处可见。”东街派出所所长潘明如此形容辖区街头的乞丐,“以前公安部门还可以协助民政部门遣送,现在收容遣送站改换门庭,我们只有在乞丐本人愿意的情况下,才能够协助处理乞丐问题。”

  谈及乞讨问题,福州火车站站前派出所所长也连称头疼:“我们现在还没有行之有效的措施来管理这一特殊群体。这些人有的纠集在一起,给社会治安造成隐患,有的强讨强要,引起市民以及游客的极大反感,乞丐群的存在也影响了城市的形象。有时候,为了安置他们,干警们不得不自己掏腰包。”

  省救助管理站站长卓伟煊表示,乞丐是一个社会问题,乞丐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中规定,救助管理必须是自愿的,如果流浪乞讨人员不愿意接受救助,救助管理站无法强制对其进行救助管理,如果受助人员自愿放弃救助离开救助站,事先告知后,救助站也不得限制。

  福州市民政局福利处工作人员同样表示,在职能划分方面,乞丐的确是由民政局福利处管理,救助管理站具体实施。以前的模式是公安收,收容(遣送站)留,现在救助管理站只能作为救助方,如果乞丐不愿意接受救助,也就意味着乞丐管理处于一种真空状态。

  管理乞丐

  市民专家纷纷建言献策

  21日本报A5版报道“恶丐暴力行乞”事件后,连日来,本报通联部接到许多关于乞丐话题的市民电话,他们纷纷建言献策。

  家住鼓楼的林先生表示,应该对符合救助条件的救助对象加大宣传,引导其前往救助站救助归乡。省直机关的李先生等人提出,街头的流浪者应该分门别类对待,对于6~14岁流浪乞讨儿童,将统一采取强制保护措施,送往救助站接受救助,如有监护人,将通知其监护人领回孩子,找不到监护人的,将由民政部门统一安置;对于患有精神、传染、伤残等疾病并符合救助条件的流浪乞讨人员,已向市政府建议由卫生部门主要负责,民政及公安等部门配合收治。

  另有十几位市民打进电话表示,应该设立禁讨区,如在重大政治、经济活动场所,公安、盛市政府门前及形象工程、窗口地段设立一些“禁讨区”,这样能基本保证整个的城市形象和人们的正常工作、生活。

  家住鼓楼的纪先生、陈女士甚至提出有关部门应该给乞丐发证,进行教育后改变成“职业乞丐”,学习外国的经验。

  福建省社科院社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肖艳表示,现在乞丐增多,与收容站变脸不无关系。肖艳认为,世界各国都有乞丐的存在,作为一种选择,只要不是在恶意地利用乞丐身份,政府也没有必要制止,但应逐步减少这种乞讨人员,完善社会救助制度。她建议各地应该就地解决乞丐问题,包括完善社会捐助机制,有关的组织应该加强宣传,公布电话、地点,树立良好的组织形象。整个社会救助发达后,人们的同情心通过这些渠道发挥,不会再给这些个体施舍,没有了收入,乞丐自然会减少。

  相关盘点

  都市乞丐众生相

  以自身的伤残行乞这是一种无言的乞讨,这种乞讨者都是残疾人,主要为中壮年,绝大部分都是男性,在乞讨时,故意将自己的残疾部位裸露,博取路人的同情,乞求施舍。

  以凄惨的故事行乞此类乞讨者有点另类,他们常给路人展示一个悲惨的故事,然后拼命地磕头作揖乞讨。记者昨日在南街附近就看到一正常少年跪在地上乞讨,前面摆放一“凄惨求助学业”的说明。而落魄母亲怀抱嗷嗷待哺的婴儿或携带年仅六七岁儿童博取别人的同情心行乞的也屡见不鲜。

  以厚脸皮缠人行乞这种人或是健康人,或者年岁已大,或者是年纪尚小的儿童拿着碗钵直接向路人讨要,他们不太集中于固定一地,而是分散在公交车站、酒店门口、商店等各个地方讨要,这类乞讨人员脸皮极厚,在人数上大大超过前两类人群。

  吓唬路人行凶乞讨此类乞讨者,男女老少都有,但以少儿居多。他们常在市内繁华商业地段或旅游景点向行人强行索要,如果路人没有“表示”,便会强行拉扯路人,更有甚者抱住市民或者游客的腿,不拿到钱不罢休。在福州东街口就曾发生乞丐讨不到钱怒打路人的奇事。

  其他类别都市中形形色色的乞丐,如果以年龄段分,有年龄在50~60岁之间的老人群体,男女皆有;有以30~40岁年龄居多的中壮年,身体大多有残疾,或充当乞讨工具的幕后主使;青年乞丐比较少见,部分是由于身体缺陷,男青年居多;6~14岁流浪乞讨儿童比较常见,通常受人遥控,乞讨所得自己也享受不到;6周岁以下的则主要被幕后乞讨者作为一种乞讨道具。

  记者 赵杨/游庆辉/实习生/林慧萍/文/图

        来源:新华网  2003-10-23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