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莎乐美之吻—皓紫

莎乐美之吻,刹那的永恒

 
 
 

日志

 
 

黑镜头 小乞丐被药物注射控制?(图)  

2004-07-14 10:18:32|  分类: 新闻与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乞丐在大人的指使下向路人行乞


记者带回来的药瓶里还有少许药物残存

  在内蒙古包头市的大街上突然冒出一些沿街乞讨的男女小乞丐,他们成天游荡于广场公园、闹市街区或跪立街头死缠住路人不放。他们究竟来自哪里?所称的“家乡遭灾”、“父母重病”、“小弟需钱上学”是真是假?在这些疑问的驱使下,本报派出记者历经几天暗访跟踪,终于揭开了这一“乞讨部落”的真实内幕:

  【要不上钱不给饭吃】

  7月18日黄昏时分,记者在经过包头钢铁大街附近的八一公园北道时,一名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突然从后面跑上来,将记者的腿紧紧抱住,并且哀求说:“大姐帮帮忙,给点钱吧!”记者有心和她攀谈,于是就装出一副犹豫的样子,小女孩接着又哀求:“您就行行好,给点钱吧,要不然我今天晚上没饭吃了!”说话间,她眼眶里盈满了泪水。记者的心一酸,将身上所有的零钱都掏给了她,小女孩拿上钱,连着给记者磕了几个响头,然后扭身就跑。记者追上去想问问她的家庭状况,开始时小女孩吞吞吐吐地不说,后来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她才说了一些并不详细的情况:“我和爸爸妈妈从甘肃来,同来的还有6个小孩。”“我们每天早晨7点钟就由一位阿姨带着出去要钱,晚上10点钟或更晚才能回家,有时要的钱少或要不上钱,回到家爸妈就不给吃馒头。”记者问“是亲爸亲妈吗?”小女孩闭着嘴,再也不吱声。

  【小乞丐被大人幕后监视】

  7月20日下午,在18日遇见小女孩的地方,记者半天也没有找到小女孩,但碰上了一个手拿要饭盆的小男孩。恰好旁边树荫下一群人正围着下象棋,小男孩也凑了上去。但就在他偶尔回头时,记者捕捉了这样一幕:在距离小男孩约1米多远的地方,一个大约40多岁的瘦个子男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男孩身子一颤赶忙离开人群,走到路边向行人乞讨。接下来,这个男人在小男孩身边又来回走动了几次,小男孩像是受了过度惊吓似的身子不住地颤抖,同时,乞讨次数也多了起来。

  大约20分钟后,这个男子向东走去,在小男孩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提红色布兜的中年妇女,在小男孩身边稍停留后,走向不远处的树荫底下,但眼睛始终瞄着小男孩。

  【每天的“收入”要上交“阿姨”】

  7月21日,记者在八一公园北道上,再次遇到了头天晚上的那个小男孩。记者走上去询问情况,小男孩告诉记者,他们共有20多个人,常轮流活动于八一公园和科隆大酒店对面,一天能讨到50元,最少也能讨到10元左右。晚上回家后每个人必须把白天的“收入”交给一个阿姨,再由阿姨交给另一个人。对于这“另一个人”,小男孩说是他们的“妈妈”。每天出来后,有几个叔叔、阿姨轮流跟着他们,他们一天要有几次被“叔叔、阿姨”搜身。晚上回去后,他们分开住,一些人住在旅店,一些人住在临时租的房子里。

  【小乞丐说很想回家】

  7月21日晚上8点多,记者来到科隆大酒店对面,这时正好有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跪在地上,面前放着一张写有母亲长年疾病缠身,父亲抛弃母子,而自己不得不辍学出来讨钱养家的简介,上面还盖着村委会的公章。这名小男孩收了记者给的1元钱后说,面前的失学简介是带他们出来讨钱的叔叔给的,村委会的公章也是用萝卜刻的。

  征得小男孩同意后,记者打开他身上的书包,里面放着两本小学3年级的课本和一个铅笔盒,此外还有一个发干了的馒头和一张烧饼。记者问小男孩想不想家,小男孩含着眼泪说:“想,咋不想呢?”记者又指着他手上攥着的讨来的10几元钱说:“这些钱你可以自己花或买想吃的食品和想看的书吗?”小男孩说:“那样会被叔叔和‘妈妈’打骂的。”

  【小乞丐们有组织地撤离】

  7月25日晚上8点,记者尾随4个小乞丐一直到友谊广场,这时看到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小女孩向不远处的矮树丛走去,在那里已坐着两个打扮差不多的“妈妈”,而广场边上,还有两个小女孩在伸手要钱。一直到晚上11点,从阿尔丁北街先后走来5个小乞丐,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又过来4个男子,3个小孩。这时也许是人到齐了,这些人便一起向火车站方向走去,走了约200米,他们拦了一辆面的,坐了上去。记者打的跟踪他们直至沼潭车站,在附近的小旅馆前见他们下了车,因记者只身一人,只好返回。

  【早上7点准时行动】

  为更详细地了解小乞丐们的行踪,本报又派记者于7月26日6点多来到包头沼潭车站附近,等待小乞丐们的出现。约7点多,“丐帮”成员们从旅馆里走出来,衣着褴褛,头发零乱地来到车站旁的早点摊前,要了豆浆、油条等吃起来。早点摊主好像早已习惯了他们,也不嫌脏,任他们坐在那里。有的顾客嫌他们脏,让摊主赶他们走,摊主说:“人家给钱。”

  记者在他们身边的桌子旁坐下,想听听他们说什么。但他们只低头吃喝,并不说话,只临走时有一男子说了声“机灵点”。有一小乞丐在往起站时,破了的褂子下边露出雪白的衬衣下摆,见记者盯着看,小乞丐急忙将衬衣下摆添在了裤子里,然后随着其他人离去。

  【小乞丐被药物控制?】

  在连着几日的跟踪暗访中,最令记者感到不解的是:这些所谓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到底是怎样牢牢控制这些小乞丐的呢?在行将结束暗访的最后一天,也就是7月28日,记者在八一公园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一个小乞丐被一男一女带到一个僻静处,男的拿出一根注射针来,从一个小药瓶里抽了些药水,接下来便是在小男孩身边晃了一会儿,记者注意观察了一下,认出那男的正是前几日“监视”另一名小乞丐的男子,而手里的药瓶外包装是装“藿香正气水”的药瓶。

  恰好,有一个耍猴的在表演,记者借故去与这名男子搭讪,以“戏猴”为名将空药瓶子要到手中,在半空中晃了一下装入自己的口袋。

  那名男子注射的药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记者带回来的药瓶里幸好还有一点残存,记者决定找有关部门进行化验.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