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莎乐美之吻—皓紫

莎乐美之吻,刹那的永恒

 
 
 

日志

 
 

中国花纹剑让我欢喜让我忧  

2004-08-03 13:5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铁制花纹刀剑的锻造历史可以上溯到春秋时代。据〈吴越春秋〉之〈阖闾传〉所载,春秋晚期,吴王阖闾使铸剑大师干将与其妻莫邪,取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铸成双剑,阳曰干将,纹理类于龟壳,阴曰莫邪,呈鳗文。花纹剑的纹理有各类分法:根据表面上光滑度,可分为平面纹和糙面纹;根据材料可分为铸造结晶花纹钢(如乌兹钢、镔铁)和人工锻造(焊接)花纹钢;根据花纹的形成可分为经反复折叠锻打产生的折叠痕,不同金属复合产生的衔接痕,简单的刃口夹钢线,热处理产生的淬火线及不同金属经天然或人工方法还原后产生的不同金属本色色差。反复锻打,其目的是从材质上减少、细化成品中的非金属杂质,使成品的组织更加均匀;不同材料的复合使刀剑钢柔兼济,平衡刀剑内部应力,使之不易断裂,同时刃口暗藏锯齿功能;刃口加钢不仅是简单的节省成本的方法,也是大量打造实用破击力强柔韧度好的刀剑的较佳方式;敷土局部热处理则是较高级的方式。所有一切从功能上说是提高刀剑的刃峰破击能力,同时加强其内部的柔刃性和抗震能力,在实战中做到断敌之刃而不为敌刃所断。从锻造艺术上则是增加刀剑的美感和艺术性。经以上方法刀剑上产生的花纹源于锻铸,自内于外通体弥布,肉眼可视,可否触摸感觉,则视平面和糙面而定。但是无论何种花纹,都是客观存在,也许其光辉会为表面的锈蚀所掩盖,但只要整理有方、研磨有术大多可以重见天日。一般来说,经专业研磨后,这些花纹不须任何表面酸性物质处理就可以看见,如用加以轻度酸处理,花纹会更加清晰。

  市面上常见的中国剑以明、清两代居多。因年代久远,缺乏保护措施,大多剑装残缺,剑体锈迹斑斑,能保持品相完整者寥寥。一些古董商人,或被自身见识所限,为了显示古剑之古,任其污秽、褴褛,锈蚀而置之不理;或为眼前小利所趋,在旧剑条上以人工酸形成氧化膜,用人工手法绘出花纹,以"画纹"冒充"花纹"剑;或以残破的旧剑条配上高仿剑装,再以古董宝剑名兜售,意图瞒天过海。种种手法,令广大刀剑爱好者伤筋动骨之余对中国剑想爱又爱不起来,严重破坏了中国古刀剑市场的健康发展,同时伤害了中国刀剑收藏者的感情和经济利益。目前国内各大古兵器市场,从地位显赫的京津,历史悠久的山西,到经济发达的广东,大批全仿半仿的刀剑已经占垄断地位,甚至以流入国际市场。据拔刀斋介绍,在美国某一最大的古兵器拍卖市场近期上排的近百把中国古刀剑中,超过六成为问题刀剑,而同时上拍的过千把日本刀剑和其他数千把西洋剑(包括大马士革刃)中几乎无任何假货。这固然反映出外国刀商对于中国刀剑的长期漠视和无知,但更反映出中国大陆刀剑市场的灾难,是堂堂五千年文明古国刀剑收藏业的耻辱。更为可怕的是,目前市场上的高仿,超高仿花纹刀和画纹刀技术日新月异,实在是防不胜防。对此,拔刀斋呼吁规范古刀剑市场,并联合一批海内外真正的刀剑行家,向中国"画纹刀剑"宣战。

  锈蚀剑体的修补、研磨;破旧剑鞘的整补、重制;残缺装具的清洁和配制是整理古刀剑必须面对的三大关键问题。光明正大的整理、修补甚至部分仿配,如果方法得当,本属于保护中国剑的正确方法之一。以现代技术或传统工艺仿制古刀剑,本身亦是继承和发扬中国刀剑文化的路径之一。新的刀剑并非没有工艺水平和收藏价值,关键是无论整理还是仿制,是否向消费者明明白白说清楚,这是个决定性的问题。投机商人为牟取暴利,大量仿制,假造剑条、剑装,以古董名哄骗对中国文化心存仰慕的外国朋友及本国的刀剑爱好者,这不仅扰乱了中国剑市场,也诋毁了中国刀剑文化。目前,市面上的假剑主要有三个流派:山西派、京津派、广东派。

  山西古称三晋、并州,宋朝以前就以精粮刀剑而文明,有"并刀如水"之美称,是中国著名的刀剑之乡。此处的造假者以仿古剑条为主业,方法是以现代钢胚为原料进行作坊式加工,做旧处理后充古刀剑。特点:外装做工粗糙、款式单调划一,多饰以暗八仙图案;剑身锈迹斑斑,且多为浮锈,有明显酸性物质的气味;刀体粗重,重心过于前置。较高水平者有用夹钢法在刃口形成规则波纹再辅以酸蚀。主要产品向全国批发,尤其向盘聚在广州的湖北帮供货。目前更是奇刀绝剑百出,如刀背刨出波浪型狼牙状,剑身上刻上"大明兵部尚书王"的字样,或用现代弹性钢材做成百炼绕指柔的软剑。

  相对来说,京津派的作假手法要细腻得多,这与北京文化中心地位和京城人的见识是分不开的。为了迎合外国及港、澳、台的买家,京津派多在剑鞘、外装和花纹上痛下工夫。特点: 剑身采用老刀条,以机器迅速抛光后,用化学手法在表面绘出花纹。且花纹夸张,颜色偏深,仔细看好象镀了一层膜一样。如果刀友问出处,或回答支吾,或曰此刀从某老农民,老地主,老和尚,老官人,老藏家手中重金购得,故事离奇而合理。如问花纹成因,盖以一通花纹钢知识,或干脆作无赖状,"买来就是这样",既推脱主题,又暗留后路。如有懂行者出其花纹浮于表面,则以花纹必须用酸咬和用化学蚀这种看似正确,实际断章取义的托辞迷惑买家。须知以酸蚀咬的确可以增加花纹对比度和显现度,但必须是在原有图形纹理的基础上的艺术加工。而酸绘的"画纹"则是中度弱度酸与空气结合后,迅速在金属表面形成的一层镀膜。其附着力极差,一张最细的金相砂纸已经可以让花纹全无,并可打磨下粉状氧化物。无良刀商则利用此特点,在氧化膜未干之际,以各种手法在刀体上绘出流水,卷云,龟文,鳗理。写到这里,笔者不由想起年初本人由加拿大回国,陪同温哥华一位外国古刀剑收藏家在京城某大古董市场的寻刀经过:一位自称是中国古刀先行者的店家不遗余力的在本人面前拿出数十把奇形异纹,神鬼皆惊的中国画纹刀。本人一时无言,而商家看本人为女流之辈,另一位则是傻老外,且当时目瞪口呆,即不断编出奇异故事希望我们中招。最后他竟狂言当年曹操只有五把宝刀,而他店里就有十多把,得意忘形之态,可笑可悲。该类刀多以鲨鱼皮制鞘,手法绝不含糊。装具采用传统方法半手制成, 远看异彩流光,热闹非凡,但近看却不耐琢磨,匠气十足。价格多以千元美金为基本单位,夸张不凡。京津派的一个重要特点其成品多以以刀为主,剑则不多。因其考虑成本,以机器打磨,中国刀对于线条要求不高,且多为平造无脊线。而中国剑就相对讲究得多,多要求脊线笔直,刃线对称,锋芒显露,干净利落,研磨整理实非一日之工。同时装具多有定式,不能天马行空,亦不易瞒天过海。

  广州派是速战速决的现实主义派,购得廉价剑条配以恶心外装出售,剑条以砂轮机打磨,对于古剑破坏极大。价格含糊,旨在能出手时就出手。主要由一群湖北帮从事该行业,北上京津,西至太原,东到大连。各类高仿刀剑多以现代花纹钢做旧出售。广州某一建筑设计师在其处购得数十把天剑绝刀,耗资数十万之巨,后经鉴定居然无一为真品。该先生气愤之际发誓永远不碰古董刀剑,尤其是中国古兵。假货之患,猛于虎也!

  那么,是不是没有真正的中国花纹古刀剑呢?笔者有幸,见到拔刀斋收藏的近百把世界各国的花纹古刀剑,其中十数把为中国古刀剑。据拔刀介绍,其酷爱为明代糙面花纹剑,表面已经岁月的侵蚀氧化成暗黑色,但花纹明显,以手可扪之,花纹多呈流水,卷云状。这类宝剑,拔刀绝不加以打磨,只在表面做些除浮绣和清洁处理。另外,拔刀亦表明了他对古刀剑整理的心得:首先,对于中国剑剑身的保存与整理,他认为应该按每一把剑的具体情况分别处置。以平面刀剑为例,明、清古刃,如果锈蚀不太深,剑身有条件整理,多可以除锈、研磨使其光辉再现;而元代以前的刀剑,往往因历时太久,锈蚀过厚而应避免打磨,只能稍加表面处理,防止锈蚀继续渗入和深入。要保持中国花纹剑的原汁原味,同时又要使久经沧桑甚至残破的剑光彩再现,研磨是非常重要的。一把精心研磨好的中国剑应依其原型而走,研磨师不仅要有高超的手法和经验,还要有丰富的古兵器器型的知识和对于金属艺术美感的捕捉力。一把研磨精良的古剑更能体现古代良工锻炼的高超技艺,同时提高其美感。拔刀斋亲身演示了一把清代平面花纹剑的最后研磨,看到他以肉指在锋利的刃间游走,本人担心佩服之极又深为感动。拔刀介绍,为避免良刃毁于某些商家的砂轮下,他每月以巨资从这些人手中抢下大批宝剑,仅这个月已经从北京,山西,天津,大连,广州购下近百把。而经拔刀斋之手每月整理好的刀剑不超过三把。与中国"画纹剑"不同的是真金不怕火炼,真正的平面花纹剑需要超细的研磨。一些良刃,往往是越到后期花纹越密集和明显。在征得拔刀斋的同意后,本人用砂纸在他研磨好的一把剑上的花纹处用力打磨几分钟,花纹纹丝不为所动,且更加清楚。"虽然我水平低微,但日复一日,苦心磨剑,想必也偶尔可以感动上天,磨出一两把好剑。"一把研磨好的古剑必定是线条分明,背脊笔直,锋刃森然,剑身花纹毕现,不同金属层次分明,颜色分离。机械抛光,化学处理这些急功近利的做法不是在护剑而是在毁剑,是刀剑爱好者所不齿的。

  对于剑装的翻新、修补,拔刀斋认为应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对于保存较完整的剑装应尽可能地保持其原貌,只进行必要的清洗、打磨就可以了。对于破损严重的剑装的整理要按照史实,如果当时的工艺、材料已是现代所不可为,那么宁可不加以改动;对于可以寻得配件的或是可以新制配件的也要按照史实,绝不能张冠李戴 ---- 分明是清朝的装具图案却标出明朝的年份来自欺欺人。对于目前京津市场一些高仿的装具的高超工艺,拔刀赞不绝口:“水平实在很高,匠人们的确耗费了很多心血。这些装具,以传统工艺制成,即使是新的,其本身艺术价值,收藏价值均相当可贵。对于刀装,因旧刀多保存不好,重新配制本来无可厚非,甚至是一件好事。刃身如人,装具如衣,旧衣破烂了换新装是天经地义的。但关键是你必须告知消费者,相信真正的爱刀人也可以理解这一点。但是恶意以新充旧,牟取不应取的利益,则是品德问题,也属商业欺诈行为。”

  拔刀斋认为自己首先是爱好者、收藏者然后才是商人。商人追求利润,价格可以由商家根据商品和市场决定。价高价低,自有市场在调节,不必过于拘泥。而真伪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在他的陈列室中,笔者见到了自己心目中的"清溟剑" -- 是一把晚清女装坤剑:装具为铜制花叶图案,经手工清洁后,光悠色润。剑把为原装牛角,但裂缝和破损均经过仔细修理,打磨的不着痕迹。剑鞘为完全新制,采用旧鸡翅木根据愿剑鞘的尺寸复制。剑刃寒光粼粼,锋芒毕露;剑身花纹细密,地肌分明;剑脊笔挺,直贯通体。当真是一剑袭来,天外飞仙。据拔刀斋介绍磨这样一把剑需用一个高级研磨师一个月的时间。他收藏的绝大多数剑迄今没有打磨,因为他认为现在的研磨工艺还不够完美,他宁愿再等,等到自己的研磨工艺再上一个台阶。"十年磨一剑",拔刀斋深知个中滋味。

  中国剑是中华民族的魂魄,是中国文化与艺术的精粹,真正的中国剑应更多地为国人所认识和了解。"让每一个中国男人都拥有一把中国剑。"

  原作者:加拿大 莫邪

  评论这张
 
阅读(9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